矿山监管

在全省非煤矿山安全设施设计审查业务培训班开班式上的讲话

 

在全省非煤矿山安全设施设计审查业务培训班

开班式上的讲话

 

汤忠明

(2015.11.25)

 

同志们:上午好!

今天,我们全省非煤矿山安全设施设计审查业务培训班在这里举办,这是一次很重要的培训,我局党组书记、局长亚林同志对这次培训非常重视,多次听取筹备情况的汇报,要求一定要把这个培训班办好。按照安排,本来亚林局长要出席今天的开班式并给大家作动员讲话,但由于他刚从北京回来,上午省政府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他委托我代表他来看望大家、向大家表示问候。

利用这次机会,我讲三点意见供大家参考。

一、 全省安全生产形势平稳向好

今年1~10月,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大家的辛勤工作和艰苦努力下、在全社会各方面的支持参与下,据调度统计,全省实现了事故起数和事故死亡人数双下降,生产经营性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同比分别下降8.9%和8.1%;其中,金属非金属矿山领域发生事故42起、造成53人死亡,同比死亡人数持平,事故起数减少2起、下降4.6%;发生较大事故1起、死亡9人、伤19人;继续杜绝了重大及以上事故。

特别是,经过42小时的连续作战,成功地将德宏州梁河县光坪锡矿“7.25”事故中遇险的11名矿工兄弟安全救出,无一伤亡。在救援过程中,昆明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的陈 建高级工程师发挥了重要的技术支撑作用。

同时,全省非煤矿山数量由2014年底的6127座下降到了现在(11月24日)的5162座;在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公布的全国连续安全生产5000天以上的608座非煤矿山(企业)中,我省有78座,占全国的12.83%,是最多的。在总局公布的名单中,我省安全生产周期最长的地下矿山是文山州丘北县六独铜矿,达到13230天;安全生产周期最长的露天矿山是普洱市墨江县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墨江金矿,达到14000天;安全生产周期最长的尾矿库是云南锡业集团公司大屯采选分公司官家山尾矿库,达到了21535天,也是全国安全生产周期最长的尾矿库。

在目前的情况下,能够取得以上这些成绩,是非常不容易的,其间凝聚了大家很多的心血和汗水,尤其是中介机构和各位专家,在涉及非煤矿山设计、审查、评价、验收、标准化等级认定、明察暗访检查、专家排查会诊、事故应急救援、事故调查处理(在“7.25”事故的调查处理工作中,省政府事故调查组就专门聘请了昆明理工大学的郭忠林教授、云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的徐世光高级工程师、昆明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的陈 建高级工程师组成专家组帮助开展调查工作)等方面都作出了相应的贡献。在此,我谨代表省安委会办公室、省安全监管局,向大家、并通过大家向全省的相关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

二、 我们还面临着一些突出的问题

在充分肯定成绩、鼓舞士气、坚定信心的同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正视现实,看到还面临着的困难和问题:

1.事故总量依然偏大。今年,虽然我们实现了1~10月非煤矿山领域同比事故起数下降、死亡人数持平的好成绩,但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仍占全国同行业、同期的12.24%和12.27%;与全国同期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分别减少22.2%和19.3%相比,差距很大;另外,根据11月18日在重庆召开的全国非煤矿山安全生产工作经验交流会上显示的信息,很多矿产业大省非煤矿山领域的年事故死亡人数已经降到了个位数以内,相对而言,我省的事故总量及死亡人数依然偏大,不容掉以轻心!

2.矿山数量高居全国第一位。根据各地统计上报的数据,去年底,我省有非煤矿山6127座;全省安全生产信息平台显示,目前,我省还有非煤矿山5162座;按照全省非煤矿山转型升级实施意见确定的目标,到2017年底,全省非煤矿山数量要减少到4500座以内。现在,我们的非煤矿山数量排全国第一位;姑且不说转型升级工作有多难,即使到2017年底我们顺利实现了非煤矿山数量减少到4500座以内的目标,那时,我省的非煤矿山数量仍然高居全国首位。所以,我们的工作任重而道远!

3.我省的非煤矿山安全生产重点县数量全国最多。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分别于2013年、2015年确定了第一批(50个)、第二批(30个)全国金属非金属矿山安全生产攻坚克难重点县(市、区),共计80个。其中,第一批我省有4个(昆明市东川区、红河州个旧市、红河州建水县、保山市腾冲县)、第二批我省有5个(玉溪市新平县、文山州马关县、普洱市澜沧县、迪庆州香格里拉市、昆明市禄劝县)。在全国所有省(市、区)中,我省和内蒙古自治区都分别有9个重点县(市、区),是全国重点县(市、区)最多的省、区,分别占全国总数的11.25%。从今年的情况看,我省东川区、新平县的事故及死亡人数比较多,应引起高度的警觉!

4.矿山企业办矿水平低安全生产保障能力弱。总体上看,我省矿山企业的现实状况是“小、散、乱、弱、多”,去年底统计的6127座矿山中,小型矿山有5955座,占总数的97.2%;今年结合转型升级工作,省局通过政府购买中介服务的方式,聘请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等5家国家级非煤矿山技术支撑机构对全省所有地下矿山、中型以上露天矿山、跨州市的矿山及开采石油天然气的等四类共801座矿山进行专家排查会诊,对照转型升级工作“四个一批”标准,这801座矿山中,达标保留的仅占8.74%、需要整合重组和改造升级的分别占19.97%和49.44%、建议应该予以淘汰关闭的占21.85%。应该引起大家注意的是,省局组织国家级专家进行排查会诊的这801户矿山企业,是我省办矿水平和各方面都比较靠前的矿山,这些矿山的排查会诊结果尚且如此,那么其他矿山的情况就更加不可想象了。我们矿山企业的办矿水平和安全生产保障能力不容乐观!

5.一些矿山企业负责人的遵纪守法意识淡薄,事故状态下的应急处置能力不足。发生在东川的金水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落雪铜矿“4.25”较大中毒窒息事故和梁河县光坪锡矿“7.25”事故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迟报行为,延误了宝贵的救援时间;其中,东川“4.25”事故初期只死亡4人、伤2人,但由于冒险、盲目施救,导致事态扩大,救援过程中又死亡5人、伤17人,致使事故的死亡人数增加到9人、受伤人数上升到19人。这两起事故都被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通报全国并责令提级由省政府组织调查处理、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对处理情况挂牌督办,影响十分恶劣!

6.中介机构的服务亟待改进和提升。从平时掌握的情况、尤其是“4.25”和“7.25”两起事故暴露出来的情况看,中介服务机构和有关专家在设计、审查、评价、验收、检查、标准化等级认定等方面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有的设计完全脱离实际,没有兼顾矿山的现实情况,造成设计与实际情况相脱节,矿山根本不可能依照设计去组织生产经营活动;有的设计审查就设计审设计,没有与矿山的实际状况相对照,没有及时发现、纠正设计与实际严重不符的问题;有的评价工作不认真、不负责任,明明存在很多影响和制约安全生产的问题和隐患,所出具的现状评价结果却是没有问题、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有意无意地在误导相关企业和安全监管部门的同志;有的验收、检查不深入、不细致,没有及时指出、督促整改消除隐患,导致“前脚才走后脚就出事”;有的标准化等级认定工作“馿唇不对马嘴”,明明是地下矿山,给人家认定的却是露天矿山。凡此种种,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改进和提升,任其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7.有的地方确实存在监管不到位的问题。由于受到人力、物力、财力和思想意识、能力水平、方式手段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在一些地方,监管不到位、执法失之于宽、失之于软,不会作为、不想作为、不愿作为、不敢作为的问题突出,与党和政府、全社会各方面对安全生产工作的期盼和要求极不合拍!

三、几点工作意见

1.克服困难、坚定不移地推进非煤矿山转型升级工作。实施非煤矿山转型升级,是省委、省政府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解决非煤矿山行业面临的现实困难,实现矿产业科学发展、安全发展的必由之路。自《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非煤矿山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云政发【2015】38号)印发、6月9日省政府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以来,各地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成立了领导机构、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制定了实施办法、组织了专家排查会诊、组织编制转型升级方案,结合实际做了大量的工作,总体上看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推进。按照时间节点检查,各州、市的转型升级方案10月底就应该上报省级审批,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家上报,普遍要到12月才能陆续上报,进度明显有所滞后。各地在工作推进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我们高兴地看到,各地都在积极地想办法解决问题推进工作,省级联席会议办公室对各地的疑问也在积极地研究、回复。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和问题、甚至阻力,自今年到2017年底之间,转型升级工作都将是我们非煤矿山安全监管工作的主线,都要克服困难,坚定不移地围绕着切实减少矿山数量、提高办矿水平、提升安全保障能力、实现产业的科学、安全发展来努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2.认真学习领会、贯彻执行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从源头上把住非煤矿山安全生产关口。本次培训班的培训内容主要是学习《金属非金属矿山建设项目安全设施目录(试行)》(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令第75号)、《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关于废止和修改非煤矿矿山领域九部规章的决定》(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令第78号)以及《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关于印发金属非金属矿山建设项目安全设施设计编写提纲的通知》(安监总管一【2015】68号)。学习的目的全在于应用、贯彻、执行,参加本次培训班的有各州、市安全监管局具体负责非煤矿山安全监管职责部门的同志、有安全设施设计单位的同志、有安全评价单位的人员、还有安全设施设计的评审专家,希望通过本次培训,进一步增强大家贯彻执行这些规章制度的自觉性、主动性,监管部门的同志在监管工作中严格对照检查、监督;设计单位严格按照大纲规定的内容、深度进行设计;评价机构、评审专家严格按照相关要求进行评价、评审,切实把住源头、绝不容马虎。另外,需要提醒的是,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已经先后发布了两批《金属非金属矿山禁止使用设备及工艺目录》和两批《金属非金属矿山新型适用安全技术及装备推广目录》,从新型适用安全技术及装备中的多功能破碎清塞机在云锡集团、细粒尾矿模袋法堆坝安全技术在云南铜业大平掌尾矿库、膏体及高浓度尾矿充填技术与装备在会泽铅锌矿的使用情况看,效果都非常好,无论是设计环节还是使用环节,都不准再选择已经明令禁止使用的设备及工艺,已经在用的应该按照规定的时限及时更换、淘汰;必须因地制宜地选用新型适用安全技术及装备,充分依靠科技进步,走“机械化换人、自动化减人”的路子来实现安全生产。

3.中介机构和专家应该负责任地承担起更加重要的支撑保障作用。随着我省安全生产大检查长效机制的建立和进一步完善,以及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倡导的安全生产监督检查随机抽查工作的常态化,“1+3+5”工作机制中企业自检自查,部门专项检查、专家检查、政府综合督查,监管对象目录化管理、给企业量身定制检查标准、隐患和问题清单化管理、隐患整改责任落实、月度申报等都对中介机构和专家的工作既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又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希望各个中介机构和专家不负众望,切实改进工作及服务质量,如实地、客观地、负责任地向有关方面提供第三方意见和专家建议,为做好非煤矿山、乃至全省的安全生产工作提供坚强的技术保障和智力支持。在这方面,我主张各位专家学习、借鉴王梦茹在当年甬温线“7.23”铁路动车事故中坚定地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导致事故的原因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管理问题的做法,现在看,他的坚持是有道理的。

4.安全监管部门的同志必须认真履职、从严监管。按照依法治国、依法行政、依法治安和“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有权必有责”“失职追责”的要求,我们安全监管部门的同志必须认真履职、尽职尽责,始终把握“发展决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这条红线,把有效防范和尽量减少事故、尽最大限度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作为自己的最大责任,面对安全生产违法违规行为敢于亮剑、积极作为,杜绝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现象,为企业在目前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走出困境、不出事故、安全生产提供支持、帮助和服务。

 






 
云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