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省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专项治理推进会上的讲话

 

在全省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专项治理推进会上的讲话

省安委办副主任 张胜震

20181016日)

 

同志们:

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全省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专项治理推进会,一个目的就是掌握了解全省开展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专项治理工作情况,为全面完成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专项治理工作奠定基础。刚才,钢铁企业相对集中的昆明市、曲靖市、玉溪市安全监管局作了专项整治工作情况汇报,昆钢股份和玉溪玉昆钢铁作了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专项治理经验交流发言,希望大家认真对照自查、学习借鉴。下面,我就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专项治理工作,再讲3点意见。

一、专项治理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

通过对全国重点行业领域的安全生产形势研判,原国家安全监管总局于今年1月10日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关于开展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排查治理专项行动的通知》安排部署开展专项整治工作,要求进一步巩固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安全执法专项行动工作成果,督促钢铁企业在全面开展较大危险因素辨识管控工作的基础上,提升钢铁企业危险因素管控能力;突出重点,全面落实《工贸行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判定标准》具体要求,开展全面细致排查,认真及时整改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有效遏制钢铁企业重特大生产安全事故的发生。

省安委会在严格贯彻落实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要求的基础上,结合我省钢铁企业安全生产实际存在的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在广泛征求意见、组织有关重点州市和钢铁企业及专家深入座谈研究的基础上,于3月1日印发了《云南省开展金属冶炼企业安全生产执法专项行动 深化安全生产保障能力提升工程工作方案》,部署安排了以安全生产监管执法为载体,着力推进全员安全生产责任制落实、全面消除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双重预防机制构建和分级分类监管等4项重点工作,分宣传和动员部署、企业自检自查自改、州(市)及县(市、区)级执法检查与验收、州(市)际交互核验和省级执法检查、省际交互核验等5个阶段深化开展金属冶炼企业安全生产保障能力提升工程各项工作。截至9月底,基本完成了前4个阶段的工作,排查治理了一大批事故隐患,昆钢股份和玉昆钢铁等公司投入大量的资金有效的整改了冶金起重机、固定式龙门钩、热修作业区、煤气和有限空间作业等重大生产事故隐患,钢铁企业的安全生产条件和安全管理水平得到了明显提升,生产安全事故得到了有效的遏制(截至10月15日,全省已建成钢铁企业在开工率100%(2017年为66.7%)、满负荷生产的情况下,共发生3起生产安全事故(含1起特种设备生产安全事故),死亡3人,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同比分别下降20%和55.6%),未发生较大以上事故,阶段工作成效明显。

二、深刻反思我省专项治理存在的突出问题,增强紧迫感和责任心

我省部分钢铁企业由于历史原因和地缘因素,长期粗放式、低水平发展,总体呈现生产规模较小,产业链不完整,工艺技术装备落后,员工安全素质低、流动性大,安全生产投入不足,安全设备设施不完善,现场作业条件差,“三违”现象严重,本质安全水平低等状况,除昆钢股份、玉昆、仙福、呈钢等大型钢铁企业外,其他小型企业普遍缺乏自主建立安全生产管理体系、自主管理安全的能力,尤其是永钢集团下属的4家钢铁企业安全生产“没人管、不愿管、不会管”的现象比较突出;企业没有能力或能力不足,对可能出现的安全风险进行辨识和管控,对已出现的隐患进行排查治理,随时可能出现生产安全事故,安全生产形势不容乐观。从省安全监管局抽查情况来看,无论是在重大事故隐患彻底治理还是在监管执法方面都存在较为突出的问题。

一是部分企业未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自检自查自改走过场我省金属冶炼企业专项整治工作已连续多年开展,2015-2017年省安全监管局连续3年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对有关企业开展隐患诊断排查服务工作,由属地安全监管部门下达执法文书,督促整改并验收,具备了一定的工作基础。今年钢铁企业自检自查自改工作节点为4月30日,但4月11日,国家应急管理部组织专家,到云南来调研检查钢铁企业大事故隐患整治推进情况,对昆明巨利达钢铁有限公司进行了调研检查,不仅查出28条问题和隐患,还查出该企业存在《工贸行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判定标准(2017版)》判定的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和《金属冶炼企业禁止使用的设备及工艺目录(第一批)》禁止使用的设备及工艺,由省安全监管局下发了《安全生产督办通知书》(2018年第3号),由昆明市督促企业停产整改;9月17日,省安全监管局抽查云南永钢钢铁集团永昌钢铁有限公司,查出143条问题和隐患,9月26日抽查楚雄德胜钢铁有限公司,仍查出104条问题和隐患,说明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自检自查自改不深入、不彻底、走过场,导致事故隐患大量长期存在,且这3家钢铁企业今年都发生了生产安全事故,永昌钢铁连发2起(其中1起为特种设备事故)生产安全事故,这也印证了安全生产墨菲定律“只要存在事故隐患,必然会发生事故,差别只是早晚、大小、轻重而已”。

二是事故隐患存量较大,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仍然存在。截至10月12日,省安全监管局抽查了9户钢铁企业,其中昆明4户、曲靖2户、玉溪1户、楚雄1户、大理1户,共查处576条事故隐患,平均每户64条;在煤气安全管理、有限空间作业、高温熔体吊运等方面仍存在53条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尤其是昆明市的永昌钢铁和曲靖市的双友钢铁等企业仍存在国家反复通报的吊运钢水铁水与液态渣的起重机不符合冶金起重机相关要求、炼钢厂吊运高温熔融金属的铸造起重机未使用固定式龙门钩、人员聚集场所设置在高温熔融金属吊运影响区域内等3类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情节十分恶劣,一方面反映出这些企业藐视国家法律法规和标准规范,轻视管理部门有关重要工作部署,漠视员工生命安全,缺乏“企业是安全生产责任主体”的基本认识,特别是在市场好转的情况下,主要负责人安全生产“红线”意识不强,不能正确处理安全与生产、与效益、与发展的关系,重效益、轻安全;另一方面也反映出部分负有安全监管责任和行业安全管理责任的部门存在贯彻落实上级工作要求不够到位,责任压实和压力传导有差距,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工作抓得不够严格和扎实;长期以来制约安全生产工作的上热下冷、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三是监管执法不严格,监管队伍在作风和理念上与上级要求存在差距。据初步掌握的情况,部分地区和部门未严格履行监管执法责任,未严格按照要求对《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执法检查表》规定的15项必检项开展严格的检查和执法,只热衷于检查发现事故隐患,宁愿充当企业的“安全员”,去做企业本应自己做好的事,而不当“执法员”,去严格查处企业的违法行为。截至目前,全省钢铁企业行政处罚为“零”,在上级反复要求、执法重心下移的情况下,我们的监管执法依然失之于宽、失之于软;部分地区不但未完成州(市)际交互核验工作,还未按照要求完成对辖区内的钢铁企业全覆盖检查,更谈不上严格执法;个别地区、个别同志片面强调经济发展不愿执法,片面理解追责问责不敢处罚,对非法违法行为下不了狠心、出不了重拳,以检查代执法,以整改代处罚,全年“零立案”“零处罚”,甚至有个别同志依然违规为企业说情打招呼,干预安全监管执法,这些都是我们执法检查严不起来的重要原因;事故前的责任追究和行政处罚震慑力不够,也是导致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逐利而往、长期存在大量生产安全事故隐患、违法行为屡禁不止、事故持续多发的重要原因。

三、加快推进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治理工作

目前,距国家要求完成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治理工作的时间节点还有45天,距湖北省的省际交互核验确认的时间节点还有不到20天,是完成专项治理年度工作目标、确保安全生产形势平稳、顺利通过交互核验确认工作的关键期和攻坚期,鉴于我省的进度和隐患的整改难度,更是决战期,各地、各部门和各有关钢铁企业要增强责任感和紧迫感,进一步统一思想,强化措施,加大力度、加快进度,全面推进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治理工作。要重点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一要充分落实企业主体责任。钢铁企业是安全生产的责任主体,同时也是事故隐患排查治理的责任主体。各有关企业要立即组织一次自检自查自改工作“回头看”,对照国家和省的有关工作要求,认真排查治理问题和隐患,确保在省际交互核验前全面消除58类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淘汰《金属冶炼企业禁止使用的设备及工艺目录(第一批)》要求彻底禁用的15项相关设备及工艺,安全风险得到有效管控,鼓励安全管理能力较弱的钢铁企业聘请技术专家协助开展隐患排查治理工作。会后,省安全监管局将继续组织专家对钢铁企业重大事故隐患专项治理工作情况的全覆盖执法检查,若届时仍然发现企业存在重大事故隐患,一律依法按上限实施行政处罚,该罚款的一律罚款,该停用的一律停用,该停产的一律停产,该纳入“黑名单”的一律纳入“黑名单”;对不符合安全生产强制标准的钢铁企业将实施差别电价、阶梯电价等差别化能源资源价格。请各有关行业安全管理部门,结合自身职责分工,加大对钢铁企业的抽查检查力度,确保企业主体责任落实到位。另外,今天会议我们也邀请了部分技术专家,对专项治理仍存在问题的可在会后与相关技术专家或业务处室有关人员咨询、探讨。

二要进一步强化重点部位和关键环节管理。在钢铁企业中开展渉高温熔体、煤气、有限空间和检维修作业等极易引发群死群伤事故。去年砚山鸿鑫金属再生有限公司“3·20”高温熔体灼烫事故以及今年年初共造成17人死亡、12人受伤的贵州水城钢铁“1·31”和广东韶钢“2·05”两起较大煤气中毒事故,教训尤其深刻。渉高温熔体作业,要高度关注冶金起重机、固定式龙门钩、热修作业区、废钢分拣、铁(钢)水(包、罐)的烘烤与耳轴、生产水冷却水与金属熔体相互影响的部位或环节,必须满足规程和标准的要求;渉煤气的检维修作业必须深刻汲取贵州水城钢铁“1·31”和广东韶钢“2·05”两起较大煤气中毒事故教训,要重点检查煤气管道隔断装置、煤气安全管理制度建设、煤气防护站设置、煤气作业审批、应急救援管理、煤气从业人员培训和持证上岗等关键节点,以及停产检修、复产复工、节假日等特殊时段安全管理和安全措施落实情况;渉有限空间作业方面,要深刻汲取云安办函〔2018〕85号文件通报警示的连续发生的9起因盲目施救导致伤亡扩大的有限空间作业较大事故教训,必须严格按照《关于深入开展工贸行业有限空间作业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排查治理暨有限空间作业条件确认安全监管执法2018年-2020年专项行动工作方案》(云安监管〔2018〕7号)的要求,全力完成摸清涉有限空间作业点位、消除14类有限空间作业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实施有限空间作业“红橙黄蓝”安全风险分级管控等3项重点工作任务,必须要把此项工作常长抓、反复抓,不能松懈,坚持持续抓好。

三要进一步强化安全监管执法。严格执法是促进企业履行主体责任的一个有效和必要的手段。各有关部门要严格执行“九个一律”的要求,认真对照《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执法检查表》规定的15项必检项再开展一次严格的检查和执法,提高涉事企业违法违规的社会和经济成本,形成监管执法威慑力,推动企业持续开展隐患排查治理,不断提高本质安全水平,遏制各类事故发生,确保安全生产。在做好上述工作的同时,各地要坚持用安全监管执法积极配合做好钢铁行业化解产能工作,继续保持严厉打击“地条钢”高压态势,严防“地条钢”死灰复燃和已化解产能及“僵尸”企业复产;要强化安全生产条件,淘汰不符合产业政策及安全标准的工艺、装备和产能。

四要立即启动实施工贸行业安全工程三年行动计划。《云南省工贸行业安全工程三年行动计划实施方案》已于10月11日以云安办〔2018〕48号印发,请各地各有关部门及相关企业要立即行动起来,抓好贯彻落实及有效实施工作。钢铁等金属冶炼企业要按照《方案》的要求,做好强化实施金属冶炼企业主要负责人安全生产承诺和安全生产履职情况“双报告”制度,进一步健全完善“八明确”的全员安全生产责任制,治理金属冶炼企业安全管理、涉高温熔体和煤气、复产复工、检维修等58项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淘汰国家明确要求禁止使用的第一批15项相关设备及工艺,推进实施有限空间安全风险分级管控,按照《云南省金属冶炼企业安全生产事故隐患排查治理体系建设实施指南》,构建与安全生产标准化融合运行的安全风险分级管控和隐患排查治理双重预防机制等重点工作,不断改善本企业安全生产条件,提升安全管理水平,有效遏制事故,促进安全生产形势稳定好转。

同志们,今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做好钢铁企业安全生产工作事关安全生产以及经济社会发展和稳定大局,大家一定要认清形势,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在思想认识上再深化、再统一;在工作措施上再强化、再落实;一定要集中精力、全力以赴、扎扎实实地抓好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专项治理工作,确保工作按期完成,迎接省际交互核验,为实现全省工贸行业安全生产形势的稳步好转,推动我省高质量跨越式发展提供坚实安全生产保障。